從昨天下午兩點半在中正機場集合,經過香港、曼谷、肯亞,一路上幾乎馬不停蹄,到達吉力馬札羅山腳下的Dik Dik(非洲小羚羊)Hotel時,已接近台北時間晚上七點,難怪曾經有海外遠征經驗豐富的登山前輩說過:「有時候遠征的交通行程會比登山還累。」

在非洲的赤道國家肯亞,竟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涼爽,雖然太陽很大,但由於位於東非高原的高海拔,氣候乾燥,感覺特別舒爽。

Jumbo!(你好)」來接我們的司機,是滿臉堆著笑容、戴著棒球帽、與美國職棒大聯盟強力投手同名的克萊門斯。開車的路上,熱心的指給我們看路邊叢林的猴子 , 羚羊…野生動物、教我們當地人通用的史瓦希利文、唱吉力馬札羅之歌 . 克萊門斯說:「這裡的回教徒可以娶2個老婆,游牧生活的馬賽人則可以娶4個。」

01-DSC02967

沿途的風景不斷地變化,從草原、沙漠到長滿芭蕉、玉米的富庶小鎮阿魯沙(Arusha),最後我們抵達了一家瑞士人開設的登山旅館。門口二位警衛是拿著長矛批著傳統服裝的馬賽人 ,被3米高的圍牆包的像鐵桶似的旅館內佈置的宛如歐洲豪華莊園,讓我們有從非洲一下子走進歐洲的感覺。一下車,旅館主人Eric開了香檳,迎接我們到來,接著又是一頓豪華的歐式大餐。

Eric在餐後為我們簡報明天開始的登山行程計劃,及在坦尚尼亞的國家公園相關規定。到目前為止,所有隊員都對吉力馬札羅的登頂攀登計劃充滿信心。 

10.4 忽晴忽雨

在旅館吃完出發前最後一頓豪華早餐加上一個小時進到馬切妹(Machame)登山口,從海拔1700公尺,出發時已近中午。

對於這次的登山方式,大家的心態一直不斷地在調整,頂著「七頂峰─尋找台灣探險王」的頭銜,許多隊員都難以接受吉力馬札羅國家公園的入山規定,完成登山口的登錄後,我們連同記者及領隊共11名隊員竟然分配到43名非洲壯丁,來當我們的嚮導、挑夫,如此浩大的陣仗!讓我們幾個經過在台灣為期兩個多月,三個階段選拔出來的「勇士」,感到面子有點掛不住。

交出了絕大部分的登山裝備,僅留下隨身必需的小背包,一路上走的輕鬆愉快,特殊的赤道高山雨林隨高度不斷變化,步道中自然工法建造的排水系統,特別令長期在台灣國家公園高山地區服務的伍玉龍大哥和秀真姐感興趣,也有不少感嘆。

02-DSC03064

在登山的路途中,不斷地與幾位挑夫用國語交換學當地的史瓦希利文,他們也不厭其煩地反覆覆誦。我的台灣國語,他們也學得很認真。

嚮導Limo領導著其他42位挑夫及廚師聊了一下,才知道這幾乎都是他的家族成員。有他的哥哥、兒子、姪子,肥水不落外人田吧。聽說在這裡當挑夫是份高收入的工作! 

2006.10.5

昨天已經夠舒服了,今天又更舒服,海拔三千多米,陽光和煦的早晨,我們在赤道上坦尚尼亞的吉力馬札羅山區。說實話,我們都愈來愈能適應這樣的「貴族」待遇。

03-DSC03026

這是一種全然不同的登山方式,至少是我們在台灣的登山環境及經驗中,難以想像的,但這不全然只有頹廢,這可以讓登山客們,留下更多的體力及更好的心情來欣賞及享受這些神奇美妙的大自然景象。也讓更多以為登山者總要有超強體力的一般上班族,或體力狀態沒那麼好的人也可以在大自然中悠遊。甚至邊享受美食,欣賞上天的鬼斧神工。

04-DSC03039

今天是我學史瓦希利文的第二天,愈來愈有心得了。經過挑夫老師法蘭西斯(Frances)的隨堂測驗,已經可以從1念到39,加上20幾個日常生活用語,自己也覺得滿了不起的。走在山路上,特別喜歡以史瓦希利話與路上其他不認識的坦尚尼亞人打招呼及問候。「早安!慢慢走,我的朋友……」「昨天晚上睡得好嗎?」享受著他們驚訝地瞪大眼睛,開心地回應我。

一路上與22歲的挑夫Manase,也是我眾多史瓦希利文的老師之一 , 聊了不少,「你知道驢子嗎?我們就是你們的驢子……。」馬納賽雖然笑著說這些話,但是誰都聽得出,他的無奈和一些自卑。「這只是一份職業,專業的工作……。我在台灣也得工作,也得幫客人扛電視、冷氣……,我是你的客人,但也是朋友……。」我試著以同理心讓他平衡一點。

05-DSC03050

06-DSC03053

2006.10.6

爬出帳棚,昨天掛在帳棚上的毛巾已結冰,變成一塊硬硬的白色紙板,溫度計上紀錄到的最低溫是零下四度。

大夥兒享用完豐盛的早餐,即便準備拔營出發。挑夫們在出發前,分配背負物品時,又是一番爭吵,這個橋段每天都要上演一次。

07-DSC03083

只有專門背廁所帳及馬桶的拉索,默默地收拾,然後快步出發,他是我比較喜歡的幾個挑夫之一,認真的眼神,話也不多,只是在角落裡,默默地做著自己份內的事。

08-DSC03061

今天是中秋節 , 路程主要是在腰繞,從東往西,爬升至4500m的海拔高度,再降回3950m的目標營地「Barranco」。隊員致豪的生日也總算在這個月圓的中秋夜裡開始,大夥兒在一群坦尚尼亞的廚師、挑夫們唱著史瓦希利文的生日歌中,在非洲最高峰吉利馬札羅峰的肩膀上。 

2006.10.7

這一天的值日隊長是伍玉龍大哥,他在昨晚的例行檢討會議後,便宣布今天將以訓練、自我測試,調整為行進準則,可以以自己的速度來推進,在自我的安全控制範圍內即可。

八點半出發,已經有好幾隊搶在我們前面。果然才走10分鐘,就一大排長龍極度緩慢的貼在前方河谷上面的陡峭岩坡上……。為了以較順暢的速度前進,我只好自己另闢一條捷徑或偶以遠繞小跑,甚至後還與位年輕嚮導互不相讓地尬起來~

09-DSC03080

跑到預定午餐的大岩石時,還不到10點,5分鐘後那黑嚮導氣喘吁吁的上來,我故做悠閒的跟他打招呼,心裡很爽,跑贏黑人了!

從Barranco出發的人,我是最早到的。甚至還有一隊昨夜在此紮營的外國隊混到現在才正要出發。

跑得滿身大汗,全身溼透的我,濕了的外衣、排汗衣,希望以體溫來蒸乾……2小時後其他人才總算陸續集合完畢……。下午剩下的路,我仍只用了50分鐘,便抵達那海拔4500公尺的Barafu營地(史瓦希利文意為「冰封的營地」),果然有4500公尺的感覺,雖然這裡離赤道才幾十公里。

明天就要登頂了,雖然大家嘴上不說,但仍然感覺得出那股忐忑不定的氛圍……誰都不想在這七頂峰中只比南極和大洋洲簡單的吉力馬札羅跌一跤……。

2006.10.8

白天穿濕衣服吹風二小時,自以為很強壯的報應很快在來到。晚上就覺得忽冷忽熱,又要熬夜在凌晨登頂,但團隊行程似乎看不到退路,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晚上十點左右才睡著,11點起床準備,12點出發,出發前有兩位隊員突然有高山反應,決定留營休息並找時間下撤。

「……把所有能穿的衣服都穿上……」出發前嚮導頭子Limo特別宣布了這項原則。

天氣出乎我們所有人想像的惡劣……瘋狂的風一陣陣地打得勉力抵抗的大家搖搖晃晃,加上零下11度的低溫……這就是幾近赤道的吉力馬札羅嗎?路上有幾個狀況不好的外國隊伍也頻繁的休息,甚至下撤。我的身體也因昨天的疲勞及感冒變得極度虛弱,從來沒走過這麼小步、這麼慢過,還喘得像驢子在唱歌似的大聲又難聽……腳也軟得像花枝似的。但我心中沒有退路,只有登頂是唯一的路,絕不能丟臉。

10-吉峰攻頂照2-古鎮榮攝

11-攻頂日3-秀真

順利登頂時,累到沒有體力和心情來欣賞這世界級著名的冰山,竟然也擠不出任何一絲的喜悅。

2006.10.9

12-DSC03081

當晚在稍嫌泥濘的莫威卡營地(Mweka)過夜,海拔3100m,這大概是我看過最歡樂的地方了。完成任務的嚮導、挑夫、廚師們悠閒地散步,或坐在倒木上,三兩成群地喝著從圓錐柱狀、像一根胖鉛筆般的營地管理員山屋買來的啤酒、可樂,輕鬆舒服地聊著天,說著下山後去買什麼,帶女友去玩之類的事,等著待會兒嚮導頭子發薪水,眾登山客大爺們給賞錢的時候…圍著登山客們唱歌、跳舞,祝賀大家登頂完成……。

接下來就是下山後的肯亞旅行…

創作者介紹

大師房屋-華人豪宅市場美式經紀人制度第一品牌

EMBA的小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